我有一個不能說的秘密。對我無條件信任的愛子鐵頭不知道,他老爸也不知道,那就是我把自己的手機號設置成了“陳老師”。
  陳老師是鐵頭的班主任,是年級教學組長,對於孩子的要求十分嚴格,平時與學生家長短信互動比較多。但礙於老師工作較忙,或者在家的時候回覆短信未必如我們所想的那樣快捷,於是,我想出了這個“損招”自救。上周一,鐵頭回家寫了60個語文詞語,氣急敗壞,大哭起來。“我受不了了,作業太多了,我不想寫了!”我說,“可以。明天到學校寫吧!”鐵頭聽了又氣又急。“不行,老師到時候會罵的。”“我理解你,兒子,快別哭了。”我和他老爸站在一邊很無奈地看著他。
  “還有別的作業嗎?”我問。
  “還有家庭聽寫。手都寫酸啦!”鐵頭說完眼淚又流了出來。
  “那怎麼辦?要不別聽寫了。”我不知所措,抓過他小手揉搓起來。
  “你給老師發個短信交流一下,我寫一首小詩行不行,再寫這一大堆詞,我會死的!”鐵頭說。
  “好。”於是,我馬上草擬了一條短信:親愛的陳老師,鐵頭今天在家完成了30道口算,英語抄單詞,語文讀書等作業,剛又抄寫了60個字詞,他想寫一首小詩,替換下家庭聽寫作業,不知可否?請您明示。鐵頭媽媽。——寫完以後,我心裡沒譜,於是我把短信發給了“班主任陳老師”,那是真正的老師電話,同時還把短信也發給了“陳老師”,陳老師其實就是我自己。
  幾十秒鐘之後,陳老師自己回覆了陳老師。“太好了,您讓鐵頭寫吧,明天老師等著欣賞!”我趕緊刪除發件信息,然後把黃色的回覆短信一路小跑拿到孩子眼前。“兒子,老師回信了,你放開了寫吧!寫你自己喜歡的文字,老師會欣賞你的。”
  那天晚上,鐵頭寫的小詩題目是《喊》——
   小鳥在喊
  春姑娘聽到了
  小魚在喊
  大海聽到了
  我心裡在喊
  我自己聽到了
  喊
  真是一個好詞
  寫了一點自己喜歡的文字,鐵頭從60個詞語的泥濘中爬了起來,又恢復高昂情緒,在家裡滿血複活了。
  這時,我聽到了自己的手機在叫,一看,是“班主任陳老師”回信了,雖然沒有我的那麼熱情洋溢,但也是我期盼的內容:“好的。今天他沒有帶寫詞本,所以只能回家寫了。”我回覆:“對。他理解,儘管哭了,還是堅持把作業寫完,態度比較積極主動。”班主任陳老師再回:“剛開學,看到了孩子的變化,一定要堅持不懈!”
  有了這一次溝通的嘗試,鐵頭自信多了,也開心多了。他把自己的小詩發表在了微博上,教育專家孫雲曉回覆並轉發說:“詩歌是最好的語文作業。”幾個月前,孫雲曉看到鐵頭辛苦寫作業就曾經對我說:“讓鐵頭寫他喜歡的詩歌,如果老師不答應,我去和老師說。”鐵頭看到孫雲曉老師的轉發和評論說:“這個爺爺以前就為我撐過腰。”
  到了周末,他想再寫一首小詩代替周記,問我行不行。我說“肯定行。”他還是不踏實,我說:“好,發個短信!”幾分鐘後,“陳老師”回信了,“可以,沒問題,老師可喜歡看你的小詩了!”我說,你看,老師好欣賞你啊,你就寫吧。這次,鐵頭寫的詩名字叫《原諒》——
  春天來了
  我去小溪邊砸冰
  把春天砸得頭破血流
  直淌眼淚
  到了花開的時候
  它就把那些事兒
  忘了
  真正原諒了我
  周一放學回來,我看到老師給了這篇周記打了“優加星標記”,給了很高評價。他在內心最渴望的還是得到“班主任陳老師”的認可。
  “陳老師”給陳老師發的短信,是我作為家長耍的小聰明,不得以才使用。我常常想,如果老師都像當媽的那樣熱情洋溢、凡事都可以溝通,那該多好!  (原標題:為兒子,自己給自己發短信)
創作者介紹

jbobcfzykwwn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