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發小區屬中高檔小區。
  華西都市報:3月25日晚,兩歹徒持仿真槍和匕首入室搶劫。當其中一名歹徒外出取錢時,住戶陳先生、岳先生奮起反抗。陳先生奪下歹徒將要抽出的匕首,刺向歹徒背部,歹徒當場倒下。目前,該案仍在進一步調查中。律師表示,如果事實屬實,住戶屬正當防衛不負刑事責任。
  3月25日晚上11點左右,在成都市錦江區靜居寺路某小區內發生一起入室搶劫事件。根據警方目前掌握的信息,兩名歹徒手持仿真槍和匕首挾持一名房客岳先生進入其房間內,隨後兩人將岳先生和他的室友陳先生、蘭女士綁住,在搶走了一萬元現金後,又逼迫陳先生等人交出了銀行卡和說出了密碼。
  隨後,其中一名歹徒帶著蘭女士外出取錢。陳先生和岳先生趁著只有一名歹徒在屋內,奮起反抗,從歹徒手中搶過匕首。在搏鬥過程中,歹徒被刺死,陳先生等人隨後報警。另一名外出取錢的歹徒在逃跑過程中被迅速趕到的民警擋獲。
  昨日,記者從錦江公安分局瞭解到,包括陳先生在內的4人正在接受進一步調查。四川華敏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陳軍認為,如果所有情節屬實,陳先生等人是在被人實施搶劫的過程中,出於保護自身生命財產安全的需要進行反抗,雖然致人死亡但屬於正當防衛範疇,無需承擔刑事責任。事發/
  電梯衝進兩男子持匕首威脅住戶
  前晚11點左右,家住成都市錦江區靜居寺路某小區的岳先生下班後回家,電梯沒能直達他家所在的23樓,在上升至7樓時,電梯門開了,兩名歹徒迅速沖了進去,一人手持匕首,另一人舉著一把仿真槍。
  岳先生隨即被二人架出電梯帶入一房間內,在挨了一頓拳腳後,兩名歹徒要他將身上的財物交出,並得知他還有兩名室友。
  接著,兩歹徒挾持著岳先生來到23樓的住所外,要求他開門。本來想開門後迅速關門將歹徒擋在門外,但兩人跟得太緊,岳先生剛一開門,兩人便擁入房內。
  進入房間後,岳先生趕緊向廚房跑去準備翻窗逃走,無奈23樓實在太高未能成功,兩名歹徒趕上後對他又是一頓拳腳。搶劫/
  搶走現金銀行卡用手銬銬住住戶
  正在屋內一房間休息的陳先生和女友蘭女士聽見屋外動靜後察覺情況不對,陳先生便出卧室查看。兩名歹徒見狀持械將他控制,並用手銬將其雙手正面銬住,岳先生同時也被捆住。
  兩歹徒在搜查房屋時發現了藏在屋內的蘭女士,隨後,3名房客全部被控制。兩名歹徒在從蘭女士屋內搜走約一萬元現金後,又逼迫她交出了銀行卡和密碼。
  隨後,其中一名歹徒帶著蘭女士外出取錢,另一名歹徒則負責看守屋內的陳先生和岳先生。反抗/
  住戶反抗頂歹徒搏鬥中將其刺倒
  此時,已是凌晨4點左右。身高約一米八,體格健壯的陳先生見只有一名歹徒,便起身反抗,用身體頂向對方,與此同時,他呼喚被綁在一旁的岳先生幫忙。
  本就趁著嫌疑人不註意便偷偷解綁的岳先生在一陣掙扎後,成功掙脫束縛,起身準備和陳先生一起與搶劫嫌疑人搏鬥。對方見狀,想要抽出隨身攜帶的匕首,結果被陳先生奪下,並向其背部刺去。
  最終,歹徒倒地不起。陳先生撥打了110報警電話,隨後物管方也得知了消息,小區保安趕到了當事房間內。
  此時,另一名歹徒從ATM機上取走兩萬元現金後剛好回到陳先生所在的房間外,見屋內有保安,該歹徒迅速從樓梯往樓下逃竄。
  保安見狀緊跟在後追趕,恰好此時,接到報警後的民警趕到了現場,最終,民警在4樓的弱電室將歹徒擋獲。隨後,120醫護人員也趕到了現場。
  陳先生等4位當事人隨即被民警帶走接受調查。目前,警方正對案件和相關細節進行進一步核實。
  華西都市報記者熊浩然王靜一攝影呂甲現場還原/
  “歹徒後背中刀,有七八條刀痕”
  昨日上午,華西都市報記者聯繫到了當時出診的醫生。該醫生說,昨日凌晨4點半,他們接到電話,隨後4名醫護人員趕往事發處。
  進門後,該醫生看到,這是一個兩室一廳的住房,當時屋內已有數位民警,另有兩男一女站在一旁。在一間卧室里,一名看起來約30多歲著深色外套的歹徒,頭朝下一動不動趴在地上,背上和地面有大片血跡,旁邊有一把一尺來長帶血的匕首。
  經過醫護人員確認,歹徒已經死亡,後背系刀傷,有七八條刀痕,“有一位姓陳的住戶手背也受了傷,我們在現場為他進行了簡單的包扎,在他手腕上有被銬的痕跡。”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事發小區,從樓盤設計和裝修看,該小區屬中高檔小區。南北兩個入口都有保安值守,記者嘗試進入,被告知非業主不得入內,如果是親友拜訪必須登記和有人來接。
  記者輾轉進入小區內看到,事發樓層外還停有數輛警車,當事房間房門緊鎖,無人應門。旁邊的住戶說:“我們也是早上5點過聽到門外亂哄哄的,起來看到警察和保安一堆人。”
  記者又來到小區物管辦公室,一女性工作人員說,當時參與的值班人員已換班,她不清楚事情經過,並拒絕提供公司負責人的聯繫方式。
  四川華敏律師事務所的律師陳軍說,針對目前掌握的情況,陳先生等人是在被搶劫的過程中,出於保護自身生命財產安全的需要進行反抗,導致侵害實施者死亡,屬於正當防衛。
  “行凶、殺人、搶劫、強姦、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不法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不負刑事責任。”陳軍說。
  什麼是正當防衛
  四川省蜀坤律師事務所律師張志剛說,正當防衛是針對正在進行的不法侵害,而採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只要是為了達到制止不法侵害,保證自己和他人生命財產安全的任何行為都被法律認可,“舉例來說,如果有人持刀威脅你,你撿塊磚頭將其手臂敲傷,剝奪其持刀威脅的能力就屬於正當防衛。”
  什麼是防衛過當
  防衛過當,指對已經停止的不法侵害進行防衛,明顯超過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損害的行為。張志剛說,視後果的程度輕重,防衛過當將負刑事及民事責任,“最嚴重的可能涉嫌故意殺人罪。舉個例子,一個人被人襲擊,在採取措施後,對方倒地並已失去繼續侵害能力的情況下,如果被襲擊者繼續攻擊,造成對方傷亡,就屬於防衛過當。”
  誰來認定正當防衛
  “公安機關、檢察院和法院都有認定當事人行為是否屬於正當防衛的資質。”張志剛說,如果在公安機關偵查時認定為正當防衛,則不立案或者撤銷案件,如果案件移交到檢察院,檢察院認定為正當防衛,則不予起訴,案件進入庭審階段,法院認定為正當防衛就做無罪判決。
  華西都市報記者 熊浩然 王靜一攝影呂甲
(原標題:歹徒入室搶劫 反被住戶奪刀刺死)
創作者介紹

jbobcfzykwwn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