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上午,記者從省兒保瞭解到,7月5日公交車爆燃事件中受傷的3位小朋友,目前生命體徵比較平穩,但有兩人尚未脫離生命危險。
  6歲的男孩柳兒,是3個小朋友中傷勢最嚴重的,除了皮膚燒傷之外,氣道也有灼傷,周一醫生為他進行了氣管切開手術,昨日他病情逐漸穩定下來,但醫生說“還沒有脫離生命危險”。
  另外一位受傷的男孩羅羅,也是6歲,因為氣道灼傷,當天就進行了氣管插管,目前依然需要呼吸機支持呼吸,也還沒有完全脫離生命危險。
  6歲的女孩劉心,雖然燒傷面積最大,但傷勢相對較輕,昨天已經能吃了,記者看到她喝了半碗粥,吃了一點番茄炒雞蛋。醫務人員都誇她很懂事、勇敢。
  眼睛用沙布保護
  每半小時吸乾滲出液體護耳朵
  因為燒傷嚴重,3個小朋友近兩天來,經歷了生死第一關——休克關。
  省兒保副院長龔方戚回憶:孩子們送到省兒保的時候,是5日下午6點左右。
  “送來的時候,傷勢都很重,兩腮都是黑的,頭髮也都燒掉了。男孩柳兒已經神志不清。”
  根據當時把他從公交車上救出來的熱心老兵李鵬濤回憶,柳兒坐在汽車後排倒數第二個座位,大家以為人救完的時候,發現還有個孩子。此時,他的臉部、上下肢和背部都受傷了。
  省兒保燒傷整形科負責人趙雄醫生記得,當時柳兒的頭腫得非常厲害,燒傷很厲害。他的燒傷面積達到25%。
  “醫生馬上對他進行了緊急插管,但當時他的喉部也出現水腫,插管難度很大,通常5號管子就可以,後來又換小了一號。”緊急插管之後,趙雄為柳兒進行了急診清創手術。
  3個小朋友的手術,都是趙雄完成的。他介紹說,柳兒的燒傷非常嚴重,3度燒傷,皮膚已經成皮革狀,沒有彈性,如果不及時處理,血液循環受阻,以後手的功能都會受到影響。
  當天,醫生就馬上對他做了骨髓穿刺,儘快補充體液;轉移到SICU(重症加強護理病房)後,又開放了兩條靜脈,通過靜脈輸液,不斷補液,幫助他過休克期。
  氣管插管可以維持一周左右,但柳兒的情況,後續治療一周肯定不夠,周一,醫生又對柳兒進行了氣管切開手術。
  昨日,SICU主任談林華告訴記者,因為救治及時,柳兒已經過了休克期。
  記者提出想看望一下柳兒時,醫生說,現在用著鎮靜藥物,他看上去沒有意識。原來,柳兒臉部燒傷,疼痛非常難忍,加上要固定住呼吸機,一旦清醒時躁動不安,會影響治療,醫生給他使用了鎮靜藥物和鎮痛藥物,所以柳兒看上去還算平靜。
  因為臉部燒傷,柳兒的睫毛也燒沒了。為了保護他的眼角膜,護士用生理鹽水浸過的紗布,包裹著他的眼睛;護士長朱紅梅一邊給柳兒滴眼藥水、藥膏,又用無菌棉簽,把耳朵外面滲出來的液體吸乾,避免倒流到耳朵裡面去。這項護理每隔半小時就要做一次,即使是晚上也不能疏忽。
  兩個小男孩
  渡過休克關還有感染關
  在PICU(重症監護室)的另一個燒傷男孩羅羅,是南京人。他爸爸媽媽和外公外婆也都受傷了。羅羅送到兒保時,是唯一個沒有家屬陪著的孩子。現在他的爺爺奶奶已經趕到杭州。
  記者昨日來到羅羅身邊,看到一旁的監護儀顯示,他的呼吸、心跳都比較穩定。醫生說:送來時他氣道也有明顯灼傷,當時也做了緊急插管。
  那麼渡過休克關,是否意味著安全了呢?
  SICU主任談林華卻不敢樂觀: “現在還仍然處在搶救的初期,柳兒、羅羅剛剛過了休克關,接下來還有感染關,燒傷後一周是最容易出現感染,對兒童來說,這一關更加艱難。因為兒童抵抗力、組織代償能力等較成人差,所以一旦感染,程度和複雜性都會比成人更嚴重。”
  唯一清醒的劉心很懂事
  清創換藥都忍住不哭
  “小姑娘的呼吸道燒傷不是很嚴重,送來時臉也是比較清爽的,只有左側臉有一小塊燒傷,但上下肢燒傷比較嚴重,而且面積很大,有35%。”PICU主任張晨美說的是女孩劉心。
  劉心一直是清醒的,前天醫生為她清創手術時,她像大人一樣堅強。
  記者昨日與她交流最多。看著她慢慢喝粥,一小口一小口地吃著番茄炒雞蛋。她說:“多吃點,希望能有點力氣。”
  “媽媽、爸爸呢?”記者問她。
  她說:“媽媽也在醫院里,爸爸每天來看我。”燒傷是非常痛苦的,但是她一點都不嬌氣,很懂事,也很配合每一項治療。
  原來劉心的媽媽也燒傷了,在浙醫二院救治。爸爸沒受傷,現在每天浙二、兒保兩頭跑。
  PICU的護士們都說劉心這個小姑娘挺讓人感動的。
  “她對我們說的第一句話是,‘我媽媽怎麼樣了?’我當時真是……”PICU護士長王芳,也是一位媽媽,看到這麼懂事的小姑娘,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媽媽還好的,我們自己先好起來,好不好?”王芳握著小姑娘的手安慰她。
  當天,劉心和媽媽剛從靈隱寺回來,劉心在車上睡著了,在醫院時她還跟護士說“不要著火”。
  考慮到感染的風險,醫院每天給劉心爸爸1~3次探視的機會,但每次時間都很短。有一回,爸爸給劉心買了一個玩具,托護士帶給她,懂事的小姑娘問:貴不貴的,如果太貴就不要買了。
  醫院給劉心安排高年資的護士照顧,經驗豐富還特別細心。燒傷是非常痛苦的一種外傷。每次處理傷口之前,護士們都會跟她慢慢解釋,要怎麼做;然後一邊給她講故事,一邊換藥。這個時候,病房裡其他小朋友,也把自己的IPad借給劉心,分散她的註意力。
  劉心每換一次藥,至少個把小時,雖然不時呻吟,但都不哭叫,讓護士看著心疼。
  皮膚燒傷後,身體失去保護層,體液流失,劉心經常喊“阿姨我口渴”;昨天,護士問她痛不痛,她說基本上不痛,就是有時候動動,腳後跟會痛。
  劉心是女孩子,醫生為劉心的治療也費了很多心思。周一,醫生給她做了清創手術,處理了壞死的細胞和焦痂,左側燒傷的臉面部,也覆蓋了人工真皮。
  “這樣是為了給皮膚愈合創造環境,讓還存活的毛囊細胞長出來,儘量減少疤痕。”趙醫生告訴記者,如果順利渡過了感染關,3~6個月之後可以考慮整形。 (文中孩子均為化名)
  (原標題:傷勢最輕的劉心問護士的第一句話是“我媽媽怎麼樣了”)
創作者介紹

jbobcfzykwwn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